天机无解
很久以前我努力思考过一个问题
要江山还是要你
后来我才发现
江山争不过我哥
和时光又抢不来你
小时候玩家家酒,散了该往宫外走
他被攥住的衣袖,你不愿松开的手
长大后他做将军,负责沙场打功勋
而我被白泽选中,命中注定是帝君
白泽能言晓天下,它曾问我怕不怕
我会烧了送你的画,他将风云变叱咤
当初以为是个笑话,师父也错过一卦
算我本该死在马下,但我今天还在呢
确实我不太信命,八字还算有点硬
虽然你聒噪成性,但我不习惯安静
后来谁挑起狼烟,把人头别在刀尖
策马直上皇城里,说要用枪捅破天
没错是我的胞弟,无脑空有祸世力
胜败已成了定局,午时三刻头点地
你可知谁在幕后,逆贼却突然开口
那天谁给你灌的酒让我们可以得手
我笑他强词夺理,我笑到不能自己
我笑用这挑拨离间,下下策中之计
又想起白泽怒骂,会烧了送你的画
有人送我一匹老马,会死在狂妄自大
到后来梁王起义,腰斩将军之女
我们都曾叫她小曲,镇国将军之女
帝王被诸神遗弃,要承受寡人孤寂
我背对着痛苦流涕,天子命何来兄弟
这天我终于信命,你也学会了安静
神兽白泽所言非虚,果然是命中注定
和风比速度奔跑,要飞得高过候鸟
我这叫庸人自扰,给生活创造烦恼
长明灯点在佛前,又多了个人祭奠
总有些事即将兑现,反正不是心愿 
烧了送给你的画,放了宫里所有马
那天步行跪拜高塔,我才开始害怕
这些年我都没有骑马,我不敢,我懦弱
我害怕面临悄无声息的死亡
后来,城破了,丞相好不容易找到一匹老马
对我说,陛下,上…路吧
牵过缰绳,我知道,我该上路了

文章评论

  加载评论内容,请稍等......